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香港正版挂牌彩图 >
1991年31岁女教师和4岁儿子被害25年后破案时凶手已去世10年

发布日期:2021-11-16 23:12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2016年一个风和日丽的上午,警方在修武县打开了一具已被埋葬了十多年的棺椁。

  随着棺椁的打开,尸体做了一系列的DNA采集,就这样,一件25年悬而未解的母子奸杀案正式告破,留存在人们心中25年的谜团也终于揭晓了谜底。

  女儿曹冰冰跪在母亲和弟弟墓前,一边擦拭着落在墓碑上的残叶一边说道,妈妈,弟弟,杀害你们的凶手终于找到了,你们安息吧。

  1991年5月的一个早上,修武县五里源乡河湾村小学教师魏淑敏在家门口一边穿着鞋子,一边微笑着对老人说:

  “我带儿子去看病,下午3点还有课,我一定早去早回,你们就别等我回来吃午饭了。”

  魏淑敏是一位十分认真负责的小学老师,在那个时代,县城的学校条件还比较简陋,老师的待遇也不高。

  和老人交代完后,魏淑敏回头瞧见8岁的女儿曹冰冰愣愣地看着她说,宝贝,今天妈妈不能送你去上学了,你自己慢慢走过去吧,晚上回来我给你带好吃,好不?

  女儿十分乖巧,见母亲要带弟弟看病于是自己也乖乖地穿上衣服,背上小书包准备上学去。

  这是一个普通的告别,但没想到的是,母亲的这次告别却是人生的永别,让曹冰冰的人生从此失去了光亮,再也没有了母爱的滋养。

  直到天黑了,魏淑敏都没有带着弟弟回家,曹冰冰很着急,她催着父亲去外面找妈妈,一开始曹大山也不觉得奇怪,以前妻子常常因为帮孩子们补课而晚回家。

  那个年代没有手机,通讯并不发达,等到天完全黑了,见妻子还没回来,曹大山也有些急了,他于是拿着手电筒拉着女儿一起出门找妻子。

  他们来到学校,发现学校早已漆黑一片,门卫说,今天没有见到魏老师来学校上课。

  听到这里父女俩有点懵了,一丝不安的情绪涌上心头,他们赶紧去魏淑敏平时常去的地方逐个寻找,都没见到他们的踪影,见人便打听他们下落。

  直到有个村民说,他好像在机井房附近见过魏老师的自行车翻倒在地上。父女俩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,直奔机井房察看。

  来到机井房,当曹大山拿着手电筒往井里照的时候,他最不想见的一幕呈现在眼前,儿子的尸体漂浮在水上。

  往远处一看,妻子赤身裸体地同样漂浮在水上,见此情景,父女二人犹如五雷轰顶,瞬间吓懵了,脚一软躺倒在地上,曹大山努力振作精神抱起女儿报了警。

  很快警察赶到现场,他们初步检查了尸体,发现母子二人的头部均有被利器敲击的痕迹,他们两人均是由于头部粉碎性骨折而死亡。

  面对亲人突如其来地死亡,曹大山无法接受眼前的事实,想着早上出门时还是活生生的两个人,到了晚上却是两具冰冷的尸体。

  而此刻,8岁的女儿早已吓得哭不出声了,她呆呆地坐在那里不停地问父亲,妈妈和弟弟怎么了,什么时候能醒过来。

  望着女儿稚嫩无辜的小脸,曹大山再也忍不住的泪水夺眶而出,他不甘心自己就这么失去了贤惠的妻子,而女儿永远失去了她最爱的母亲。

  曹大山只好一边安慰女儿受伤的心,一边默默舔舐着内心的伤口,他明白此刻他是女儿唯一的心灵寄托,他不能倒下,一定要找到凶手为妻子和儿子讨回公道。

  经过法医调查,发现魏淑敏的体内有精斑,这说明她在死前曾遭到了凶手的侵犯。

  而在事发地不远处有一大片麦田倒下,很明显有被重物碾压拖行过的痕迹,同时警方也在麦田里发现了魏淑敏的鞋子,在不远的水塘里打捞出了她的自行车。

  随后警方开展了大量的排查工作。经过反复地走访调查,警方发现劳改犯梁某有重大作案嫌疑。

  由于他在做笔录时目光躲闪,无法说清案发时自己具体的位置,同时也没有他不在场的证据。

  而其他劳改犯均有证人或证物证明他们不在作案现场,更关键的是梁某身上的血迹和魏淑敏的DNA完全一致。

  就当大家觉得终于接近案件真相的时候,物证鉴定中心的一份报告给这起案件又蒙上了一层神秘的面纱,梁某精子和样本不一致,案件陷入了僵局。

  由于90年代的中国还未建立完整的DNA数据库,因此不得已魏淑敏的案件被搁置了。

  但是,法医王卫华却十分细致地将DNA和精斑保存了下来,她坚信终有一天案件会水落石出,凶手将绳之于法。

  20年间,焦作市公安局一直心系着这个案件,这么多年来,从未放过一丝一毫的线索,只是很可惜始终没有找到凶手的下落。

  终于在2010年,焦作市终于建立了较为完整的DNA数据库,他们翻出了12年前留下的DNA和精斑做一一比对,很可惜没有任何有价值的线年了,当时办案的警察们曾经个个风华正茂,如今都经历了风雨的洗礼显得更加成熟而干练了。

  岁月变迁,但他们不会忘记魏老师母子的案件还未告破,他们肩上的担子越发沉重。

  虽然DNA数据库无法成功匹配上,但当年犯人们的DNA从未进行过比对,于是警方决定正式重启案件,将当年劳改犯的DNA进行一一比对。

  可是找这些人的难度很大,有些人已经出狱不知去向,而有些人这么多年过去了也早已过世,警方这次排查依旧无所收获。

  很快又过了4年,到了2016年的春天。大部分修武县的人早已忘记了当年的案件,而曹家人却依然生活在亲人离世的阴影里从未曾远离。

  曹大山已经从当年意气风发的年轻人迈入了知天命之年,当年的帅小伙,如今满头白发。他看起来比实际年龄苍老很多。

  而当时那个找妈妈要糖吃的8岁小女孩曹冰冰也早已成家立业,也做了母亲,可是在他们心里,自己亲人的枉死宛如一块巨石压在心里二十多年越发沉重。

  曹冰冰常常梦见妈妈和弟弟在朝她微笑挥手,妈妈还在说等她回家给冰冰买好吃好玩的,可每当她醒来,泪水早已打湿了枕巾。

  她是如此想念自己的母亲和弟弟,她的童年自从他们走后,就只剩下痛苦的回忆,每当看到别的孩子叫妈妈,她就会无比想念自己的母亲。

  在她的心里一直有份执念,无论如何一定要找到杀害他们的凶手,以告慰母亲和弟弟的在天之灵。

  直到有一天,案件有了突破性的进展,警方终于拿到了一份相符的DNA数据报告,而这位叫史勇(化名)的75岁老人有非常大的作案嫌疑。

  当警方赶到宁陵后,他们见到了这位白发苍苍的老人,那时的他坐在轮椅上呆呆地坐在天井里晒太阳,对于警方的到来,露出一脸诧异的表情。

  而此刻警方也十分不解,对他们而言,当年的案件无论是作案手段或行径线岁左右的青壮年男子才能做到。

  而当年案件发生的时候史勇确实在修武县,加上他DNA与凶手完全一致,他确实有大的作案嫌疑。

  但是很快警方的DNA报告显示史勇的精斑与样本不一致,排除了他的嫌疑,可是相同的DNA说明,即使不是史勇所为,那凶犯也一定与他有血缘的亲属有关。

  很快警方的目光落在了他三个儿子的身上,他儿子在案发时的年龄和凶手的年龄相符,可是让警方再次失望的是,三个儿子的精斑也与样本不一致。

  在警方迷茫之际,一道曙光划来,他们从史勇的邻居处获悉,他还有个叫史家周的大儿子10年前已经去世了,此人虽然是家中长子,但一点没有做大哥的样子。

  史家周生前品行不端,嗜赌成性,还曾因嫖娼被捕入狱多年,出狱后本性不改,净做些偷鸡摸狗的事,多次进出劳改局。

  村里人见他都躲得远远的,老父亲史勇也拿他没办法,只能任由他胡作非为,10年前在史家周死的时候,家人也就把他悄无声息地埋在了山脚下。

  经过仔细地调查,史家周曾经在修武县服过刑,25年前案发当天他已经出狱,但依然生活在修武县,而当时的史勇正巧是去看望这个儿子。

  嫌犯已去世多年,但是为了案件的真相,警方毅然而然决定开棺提取史家周的DNA。

  于是有了开始那一幕,警方在众人的围观下选择在魏淑敏母子25周年忌日这天开馆。

  很快警方有了调查结果,经过25年的辛苦排查,终于法网恢恢疏而不漏,杀人凶手找到了。

  虽然此人多年前已去世,但案件的落幕给了曹家父母最大的心理慰藉,他们也终于可以在墓前告慰亲人,杀她们的凶手找到了,她们也终于可以瞑目了。

  05法医心细,终还原线年代中国的医学技术还远远没有达到现如今的水平,但是多亏了法医王卫华在当年小心保存了凶犯的DNA样本,才有了25年后案件真相的水落石出。

  后来曹家父女找到了当年法医王卫华,给予她最真诚的感谢,当年那个心细的法医如今也早已退休在家多年。

  说到当年的案件,她笑着说,这是一名法医的职责所在,不必感谢,因为DNA对于嫌犯的确认有着至关重要的作用,所以她无论如何都要保存下来。

  她说虽然90年代我们还没有完整的数据库,但她当时就坚信,只要证据保存好,总有一天当DNA数据库建立好的时候,就一定能用它来找到凶手,还死者以公道。硅宝科技获61家机构调研:光伏太阳能用胶已全面进

最新文章
阅读排行

Power by DedeCms